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】(第二部)(18)作者:P大
【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】(第二部)(18)作者:P大
字数:6144


  第十八章:收下

  宾馆其中一间房间内,响起女子诱人「啊啊,啊哈,啊哈……」的诱人娇吟声,只见一名全身赤裸,肌肤白嫩,乳房饱满,乳头粉嫩,身材性感高挑,样貌漂亮迷人,长发飘飘的女生,跪在床上,娇手支撑着,双腿跪着大大分开,低着头,脸色殷红,满脸享受,媚眼半眯着泪水汪汪,眼神迷蒙陶醉,感受无比痕痒的秘处被阳具抽插,传来的阵阵销魂快感,红唇半张,发出愉悦的呻吟。

  「啪啪啪……」女生翘臀后,肌肤有些黝黑,样貌普通的陈建超,双手捉住她的柳腰,猛烈抽插张国林女友也是学校出名漂亮迷人的混混女学生,脑海想着爱慕的校花陈晓颖,此时被张国林尽情抽插,揉搓乳房,吸吮乳头,他就暴怒无比恨不得杀了他,不过他也就是想想,毕竟现在抽插他的女友,虽然比陈晓颖差很多,不过也很漂亮迷人的。

  下一刻,还没有高潮的陈建超拔出阳具,看见还没有愈合撑开一个洞的湿润秘处,流着淫水与混合的精液滴落床上,看见脸色殷红不解看着他的张国林女友,他开口道:「来,躺好,这个姿势不爽……」

  张国林中了春药的女友闻然,连忙平躺好,双腿竖立大大分开,娇手伸直,媚眼水汪汪,眼神迷蒙喝望,红唇半张,娇吟求欢道:「嗯,嗯,黑子,快点操我,嗯,我下面好痒,嗯……」

  陈建超闻然没有犹豫,提着坚硬丑陋的阳具,对着湿润的秘处口就是一挺,张国林女友顿时仰头,发出「啊」的一声娇吟,随即趴在娇体上,双手按在饱满的乳房上揉搓,阳具接着快速抽插起来,嘴唇在她脸上乱摸。

  张国林女友感觉阳具抽插秘处传来美妙的快感,她伸直的娇手抱着陈建超,眼神迷离响起,娇吟道:「啊啊,啊哈,啊哈,好舒服,啊哈,黑子,你好厉害……啊哈……唔唔……」不过刚说几句,就被陈建超嘴唇封住嘴唇索吻起来,而她也热情的主动跟他热吻……

  疯狂性爱的陈建超与张国林女友,却不知道,此时的张国林,满脸惊慌失措,脸色发白,满身大汗的在无多少行人的夜街,慌不择路的狂跑……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容貌妩媚艳丽的梁艳芬,环抱压在身上的凌战,媚眼半眯水汪汪勾人,眼神爱慕,炽热,红唇热情的索吻凌战嘴唇,娇舌交缠他的舌头,贪婪吞咽混合的唾液,双腿竖立大大分开,湿润的秘处流出一滴滴的淫水滴落在床上……
  下一秒,梁艳芬感觉凌战提着阳具紧贴秘处上下摩擦,传来的阵阵异样感觉,她更加疯狂的索吻凌战,紧接着当感觉阳具开始插进秘处内时,她紧抱凌战,娇体绷紧,眼神期待炽热……

  「唔唔……啊……战,啊啊……好大……哦……」疯狂索吻的梁艳芬,感觉阳具的挺进传来无比舒服的酥麻快感,她忍不住扭头,仰头发出愉悦舒服的娇吟。
  「啪啪啪。」,「啪啪啪,」下一秒,凌战一手按在她柔软挺拔的丰满运转乳房上揉搓,揉捏,一边张开含着一颗坚挺粉嫩,殷红的香嫩乳头,吞咽香甜的奶水,阳具慢慢加快速度抽插……

  「哦哦……战,哦哦……好舒服,哦……好美,好舒服,哦哦……战,你好厉害,哦哦……」梁艳芬娇手抚摸凌战后背,竖立分开的美腿抬起,晶莹的脚趾用力蜷缩,随着抽插小腿上下摇摆不定,脸色殷红,满脸陶醉,媚眼半眯水汪汪,眼神迷离享受,仰着头,秀发凌乱,红唇半张,发出舒服愉悦的淫荡娇吟……
  这时,正在浴室淋着温水,擦拭娇体,全身无力发软,脸色艳红,眼神痛苦,满脸悲伤,流着泪,低着头,娇手用尽能用的力气擦拭乳房,秘处,脖子的陈晓颖,听见浴室外面传来女人无比淫荡,舒服的娇吟声,她不禁停下手来,脑海浮现妩媚艳丽的梁艳芬被清秀的凌战抽插的画面,悲伤的眼神不由出现了羞涩。
  陈晓颖不由想起几分钟前的事情,就在刚才凌战关上门后,问她要不要报警,她立刻慌乱的摇头不要,随即凌战一手按在她肚子上,接着她感觉肚子有股气似得,下一秒那股气来到小腹,她感觉秘处异常酸痒,下一秒她忍不住发出「啊」的娇吟声,接着秘处狂喷白色的精液和大量的淫水。

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凌战就拉着她来到浴室,跟她说要她洗干净身体,然后出来再做,那时她刚刚回过神来,下意识的「嗯」了一声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就要开口说不时,凌战忽然抬起手轻捏她坚挺的乳头,微微用力,顿时她全身发软,秘处淫水狂流,乳头传来一阵无法形容,极度酥麻的快感,她完全无法忍受当时就趴在凌战身上娇手抱着他,发出无比舒服「啊……」的一声呻吟。

  当她回过神来时,她发现只有她在关了门的浴室内,那一刻,她无比喝望凌战可以继续揉捏乳头,加上此时春药药力才发作没几分钟,秘处无比痕痒,而且也想起了凌战就是那次跟叶子铭逛街时见过,她还很清楚记得凌战当时被两名极品美女搂着手臂呢,她原本还在犹豫的,不过当听见梁艳芬的舒服娇吟,想起那一下乳头传来让她失神,沉沦其中的快感,还有秘处无比的痕痒,她决定了,起码她找不到其他男生解决,而且她回想凌战看她的清澈,平静的眼睛,清秀的脸庞,她不由来用叶子铭对比一下,事实上,叶子铭样貌确实好些,不过凌战的清澈平静眼睛,更加吸引她……

  「哦哦……战,哦哦……不行了,哦哦……好舒服,哦哦,要来了……啊…
  …「听着传来的梁艳芬舒服愉悦娇吟,刚开始继续擦拭身体的陈晓颖,再次停下手来,满脸艳红,眼神羞涩,惊疑,好奇,期待……因为听娇吟声,梁艳芬已经高潮了,才多久,她想不过三分钟,才那么一下子的时间,竟然已经将梁艳芬弄到高潮,她真的愣住了……

  不过让陈晓颖又羞又期待,喝望,惊疑的是接下来的娇吟,她恢复过来,又开始擦拭娇体时,外面又开始传来梁艳芬的淫荡舒服娇吟声:「噢噢……战……
  噢噢,不要,噢噢,等一下,噢噢……好难受,噢噢……战,我,噢噢,啊……

  又要来了……噢……「,听着一分钟不到的娇吟声,陈晓颖无比惊疑,羞涩,期待喝望,她知道这是连续高潮,她无法想象那种快感有多么厉害,她只知道高潮的快感已经让她不能自拔了,她娇手不由来加快擦拭的速度……

  五分钟后,陈晓颖全身赤裸,散发阵阵沐浴露清香,脚步不稳,浑身发软,无力的扶着墙,脸色艳红,媚眼水汪汪,眼神羞涩,期待的走出了浴室,当她来出来后,顿时,看见妩媚艳丽的梁艳芬,整个人呼吸娇喘急促,大字形瘫软在床上,而她娇体上的凌战,正在揉搓乳房,吸吮乳头……

  凌战听见声音后,吐出口中的香嫩乳头,挺直身体,转头一看,发现清纯艳丽的陈晓颖一手扶着墙,脸色殷红,瞪大眼睛看着自己,他不由微笑一下,直接下床来到陈晓颖身前,看见她满脸羞涩,欲言又止的模样,他二话不说,弯下腰就抱起她……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陈晓颖眼神羞涩,期待,感觉被凌战抱起,想要说出阻止的话,可是,又不知为何说不出来,不但如此,她还感觉心跳加速,刚擦拭干净的秘处,又开始流出了淫水……

  凌战平放好陈晓颖后,随即顺势趴在她娇体上,看着她,温柔道:「不要怕,」
  说完,就低头吻着她的红唇……

  「唔唔……」陈晓颖闻然看着凌战清澈平静的眼睛,内心异常安心,不过下一秒,她感觉被索吻时,她羞涩无比,就在她不知该不该回应时,只感觉凌战的嘴唇和舌头,有种引发内心欲望的奇特魔力,只感觉被索吻的好舒服,快感不断,她不由自主,抬起娇手环抱凌战后颈,主动回应起来……

  「唔唔……」陈晓颖回应凌战的吻,嘴唇热情摩擦,舌头交缠不断,唾液混合,传来的快感更加美妙,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热吻可以如此快感连连的,然而当凌战大手按在乳房上,开始揉搓,揉捏时,她脑海短暂的失神,娇体不停轻微颤动,她只感觉乳房被揉搓,揉捏,传来阵阵无比舒服,酥麻的快感,她感觉无比痕痒的秘处更加痕痒难耐,淫水狂流不止,她情不自禁,竖立修长的美腿,大大分开……

  凌战运用高超的吻技,玄妙的手法,近距离看见陈晓颖眼神陶醉,迷蒙,喝望,期待,顿时,知道她已经开始忍不住了,他没有让她开口求欢,他熟悉的一边热吻,一边揉搓乳房,一边握住坚硬的阳具,对着湿润的秘处上下摩擦几下,然后就对着湿润的秘处口挺进去……

  「唔唔……啊……好大,啊……啊,不要,痛,啊,啊……不行,啊……好痛……」陈晓颖感觉阳具插进秘处,顿时又期待又羞涩,不过接着她感觉阳具比叶子铭,陈建超,张国林的阳具粗大很多,那一刻,她扭头脱离凌战的索吻,瞪大眼睛,感受挺进的阳具,感受随着挺进秘处传来疼痛的感觉,她随即发出疼痛的娇吟,最后阳具顶到花心后,她尖叫一声。

  瘫软在旁边的梁艳芬闻然扭头一看,顿时看见,清纯艳丽的陈晓颖,全身平躺在床上,她仰着头,瞪大水汪汪的眼睛,脸色艳红,眼神疼痛,异样连连,娇手紧抱凌战身体,修长的美腿竖立大大分开,脚趾用力蜷缩,娇体僵直绷紧,乳房快速起伏,呼吸娇喘,红唇大张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凌战扭头看了一眼梁艳芬,微笑道:「休息完了,很快到你……」说完,他看向陈晓颖,温柔道:「忍一下,好快就不痛了,我要开始了……」说完,他就控制阳具,运用高超的抽插技巧……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,并且低头张口含着坚挺的香嫩乳头,运用玄妙的吸吮技巧,时而舌头交缠玩弄乳头然后吸吮,时而吸吮力度忽大忽小,时而牙齿摩擦乳头的吸吮起来,同时大手也运转玄妙手法揉搓,揉捏乳房……

  「啪啪啪」,「啪啪啪」的撞击声缓慢的响起,梁艳芬眼神异样连连,爱慕的看着凌战。

  「啊啊。不要,好痛。啊,嗯,哦,哦哦,好涨,好舒服,哦哦……」
  「哦哦……啊,顶到花心了,哦哦……不行了……哦哦……啊……」陈晓颖先是感觉一阵疼痛,不过阳具没有抽插几下,她忽然就感觉不疼痛了,而且乳房被揉搓,乳头被吸吮,秘处被抽插,传来极度酥麻,酥痒,充实,空虚,发涨,酸痒,舒服,美妙,销魂等等还有很多无法形容的快感,她哪里受得了如此多的快感一下子全部感受到,当时阳具才抽插不足三十下,她就脸色潮红,仰着头,紧抱凌战,媚眼水汪汪,眼神迷离失神,娇体痉挛,红唇半张发出诱人的娇吟声。
  一旁的梁艳芬见陈晓颖连一分钟也坚持不了,不由笑了出来:「咯咯……」
  凌战见状也吐出了乳头,抬起头看着享受高潮,还没有回过神来,脑海一片空白的陈晓颖笑道:「呵呵,想不到你这么敏感,居然这样,那就快点完事吧…
  …「说完,他就开始快速的抽插秘处起来……

  「噢噢噢……不要,噢噢……好难受,噢噢……不,噢噢……又要来了,啊……」陈晓颖原本沉沦享受高潮的销魂,哪知秘处的阳具忽然快速抽插起来,每一下都顶到花心,而且因为刚刚高潮,秘处无比敏感,她当时就情不自禁,不由自主的紧抱凌战,双腿抬起交叉缠绕他的腰间,脸色潮红,满脸看似难受更似享受的矛盾表情,媚眼睁大,眼神难受迷离,当阳具快速抽插五十下后,娇体痉挛再次高潮了,顿时,一阵比第一次高潮更加销魂的快感传来,同时身体完全没有丝毫力气,整个人瘫软了,那一刻她脑海一片空白,整个人无比舒服轻松,仿佛灵魂出窍般,完全沉沦其中,不能自拔……

  「哦……好涨,好舒服……哦。战,哦哦……先不要插那么快,哦哦,求你慢慢来,我想跟你做久一点,哦……对就是这样,哦,战,我爱你,吻我,唔…
  …「梁艳芬主动竖立分开双腿,微微抬起头,眼神迷离,喝望,期待,看着凌战提着阳具对于秘处插进去,感受快感就娇吟出来,待到凌战趴在娇体上,快速抽插时,她脸色艳红,水汪汪的媚眼半眯勾人,眼神爱慕迷蒙,娇吟着哀求道,当凌战按照她要求缓慢抽插后,她立刻娇手环抱凌战后颈,深情爱慕娇喘娇嗔道。
  「啪啪啪」,「啪啪啪」的撞击声,缓慢响着……

  连续高潮,余蕴过去的陈晓颖,脸色殷红,浑身瘫软无力,媚眼水汪汪半睁开,扭头看着身旁,忘情做爱的凌战与梁艳芬,看着梁艳芬娇手紧抱凌战,双腿交缠他腰间,一边热吻索吻他,露出来那种陶醉迷人表情,她想到刚才的那种语无伦次,让人沉沦的快感,她无比羡慕,不知是不是药力还没有消散,还是看着想起那种感觉,陈晓颖感觉秘处又开始痕痒,娇喘的呼吸,不由来越发急促……
  然而,即使梁艳芬故意让凌战缓慢抽插,但是她也只是承受十来分钟而已,在「噢」的一声舒服娇吟下,她再次迎来了高潮……

  梁艳芬承受能力跟赵雪差不多,两三次她已经不能再承受了,而且异常疲倦,还没有高潮的凌战,其实也没所谓,不过他扭头看见陈晓颖,一边抚摸秘处,一边揉搓乳房自慰,一边水汪汪的媚眼,眼神春意盎然,哀求,喝望期待看着他时,他不由来问道:「你是不是还想要……」

  陈晓颖闻然,此刻自慰了十多分钟,还没有高潮,而且秘处异常痕痒,加上她头晕晕,浑浑噩噩,没有犹豫,「嗯」的一声点头,随即,她收回自慰的两人,竖立微微分开的双腿,主动大大分开……

  凌战见状一笑,然后爬到陈晓颖身边,跪在她两腿之间,提着粗长的坚硬阳具,对于湿润的秘处就是一挺……

  「哦……」身为新手的陈晓颖哪里受得了突如其来的抽插,当时她娇手紧捉被单,脸色殷红,水汪汪媚眼睁大,眼神在难受,陶醉,迷离,失神,享受的神色变幻不定,并且抬起头往下看着两人紧密连接,不分彼此的秘处,呼吸更是急促娇喘不已……

  凌战压在她娇体上,一边揉搓乳房,一边缓慢抽插秘处,看着陈晓颖温声问道:「怎样,舒不舒服,想不想每天都被我操……」

  「呼……哦,哦,舒服……哦哦,我想每天都,哦哦,被你操,哦哦……」
  陈晓颖呼吸娇喘急促,娇手紧抱凌战身体,双腿抬起悬浮,看着凌战,脸色殷红,眼神迷离,陶醉,红唇半张娇吟道。

  「既然如此,你就要做我的女人才行了,不过我告诉你,我有好多女人的,你还愿意成为我女人吗……」凌战运用玄妙手法加大力度揉搓乳房,玩弄乳头,抽插也越来越快,理智温声问道。

  「哦,哦哦,好舒服,哦哦……呼,我愿意,哦哦,只要可以被你,哦哦,操……我什么都愿意的,哦哦……」陈晓颖感受比刚才更加强烈的销魂快感,脑海已经一片空白,闻然没有丝毫犹豫说出内心的想法,凌战闻然微微一笑,接着低头含着一个乳头吸吮起来……

  与此同时,距离凌战不是很远的一个小区内,某一栋,某层一个单位内,还开着灯,这时,一个容貌千娇百媚,端庄妩媚的绝色美女,暴露着性感的修长美腿,晶莹的娇手娇肩,挺着傲人丰满的圣峰,裹着浴巾,修长的秀发尾端湿漉漉,散发阵阵沐浴露与体香的诱人清香从浴室内,赤脚优雅的走出。

  绝色美女不是被人,正是穿越过来的颜倾城,这些天她一边上班,适应地球的生活,一边下班就按照之前的感应去寻找凌战,应该她感应到范围不大,不过要找一个人也不容易,颜倾城躺在床上,喃喃自语道:「相公。倾城好想你,真的很想快点见到你,求求你快点让我找到你吧,我这具身体原本就是处女好敏感,我试图在这边修炼,可是不但无法修炼,还让身体变得更加敏感,相公,倾城快要忍不住了……不过为了相公,我发誓就算死我也要将这具清白的身体交给你……」

  颜倾城这些日子很不好过,因为她原本是合欢宗的长老,因为功法的原因,她没有跟凌战成亲之前除了闭关就是寻找看得上眼的男子,诱惑他们,然后日日欢好,吸光他们的内力,虽然之前凌战被杀穿越,不过她为了不想背叛凌战就闭关,因此没什么多大感觉,而现在她每天按照夺舍的这具身体去上班,然后又去寻找凌战,这段时间没有跟男子欢好,她多年来的本性让她吃尽苦头,感觉无比的空虚寂寞,她有好几次都想去勾引男子,不过为了凌战,她宁愿洗冷水冷静压制着,也不愿到时候给深爱的凌战一具残花败柳的身体,她虽然知道凌战不介意,也知道可以说谎说本来夺舍就不是处女,不过她实在太爱凌战了,因此她发誓就是死也要忍住,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,她就睡着了……

[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